凤凰彩票平台信誉么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首頁-->便民服務-->以案釋法
汪某的行為是轉化型搶劫還是入戶搶劫
| | 】  來源:   時間: 2016-05-24  作者:    

  汪某的行為是轉化型搶劫還是入戶搶劫 

  

  陳 業   胡珊珊   熊 焰 

  【基本案情】 

  2012年8月20日8時許,汪某趁平橋區肖王鄉劉湖村河咀組村民許某外出之機,潛入許某家盜竊,在臥室衣柜一皮夾中盜取現金157元,正當汪某準備離開時許某回到家中,許某發現臥室門后躲有人后立即大聲呼叫,并上前抓住了汪某的衣領要將其扭送到鄉派出所,汪某見事情敗露激烈反抗并企圖逃跑,許某遂抓住汪某的上衣及褲子不放手,汪某情急之下咬許某手部致其右手指皮膚軟組織損傷,汪某后被趕到現場的村民及民警抓獲。 

  【分歧意見】 

  對此案犯罪嫌疑人汪某的行為構成何罪,存在以下不同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汪某的行為構成轉化型搶劫罪,即由盜竊罪轉化為搶劫罪。理由是:汪某在辦案中共實施了盜竊和使用暴力抗拒抓捕兩種行為,關于盜竊行為,根據《刑法修正案(八)》的規定,入戶盜竊的,不管盜竊的數額為多少,均構成盜竊罪,本案中,汪某雖然只盜取了157元,但由于是入戶盜竊,因此應認定為盜竊罪既遂;關于汪某使用暴力抗拒抓捕的行為,根據《刑罰》第二百六十九條的規定:犯盜竊、詐騙、搶奪罪,為窩藏贓物、抗拒抓捕或者毀滅證據,而當場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脅的,依據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條的規定(搶劫罪)定罪處罰,即轉化型搶劫。本案中,汪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秘密潛入受害人許某家中盜取錢財,屬于入戶盜竊,構成盜竊罪,并在抗拒抓捕的過程中使用暴力,因此,認為汪某的行為已構成轉化型搶劫,應當以搶劫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第二種觀點認為,汪某的行為不構成犯罪。依據是《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條雖對轉化型搶劫的暴力程度未明確加以限制,但轉化型搶劫畢竟不同于典型的搶劫罪,其作案動機和主管惡性相對較輕,而且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脅的目的主要是為了窩藏贓物、抗拒抓捕或者毀滅罪證,因此,對其實施的暴力程度應有所限制,只有暴力程度達到情節嚴重時,才能認定為轉化型搶劫。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搶劫、搶奪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法發〔2005〕8號)》第五條規定第二項的規定,只有暴力程度達到致人輕微傷以上后果的,才可認定為轉化型搶劫。本案中,汪某在抗拒抓捕的過程中雖然使用了暴力行為,但暴力行為的程度明顯較輕,據此,認為汪某的行為不構成犯罪。 

  第三種觀點認為,汪某的行為構成入戶搶劫罪。理由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搶劫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00〕35號)》第一條第二款規定:對于入戶盜竊,因被發現而當場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脅的行為,應當認定為入戶搶劫。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搶劫、搶奪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法發〔2005〕8號)》第一條規定:入戶實施盜竊被發現,行為人為窩藏贓物、抗拒抓捕或者毀滅罪證而當場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脅的,如果暴力或者暴力脅迫行為發生在戶內,可以認定為“入戶搶劫”。本案中,汪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進入他人屋內盜取財物,被發現后為了抗拒抓捕當場使用暴力,致受害人許某右手指皮膚軟組織損傷,且實施暴力行為的地點在受害人屋內,屬于在戶內使用暴力,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入戶搶劫”的有關規定,因此,應當以入戶搶劫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評析意見】 

  筆者贊成第三種觀點,理由如下: 

  汪某的行為之所以不屬于轉化型搶劫,理由是:根據《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條的規定:犯盜竊、詐騙、搶奪罪,為窩藏贓物、抗拒抓捕或者毀滅罪證而當場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脅的,依照第二百六十三條的規定(搶劫罪)定罪處罰。但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搶劫、搶奪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法發〔2005〕8號)》第五條規定:行為人實施盜竊、詐騙、搶奪行為,未到達“數額較大”,為窩藏贓物、抗拒抓捕或者毀滅罪證當場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脅,具有下列情節之一的,可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條的規定,以搶劫罪定罪處罰:(1)盜竊、詐騙、搶奪接近”數額較大“標準的;(2)入戶或者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盜竊、詐騙、搶奪后在戶外或者交通工具外實施上述行為的;(3)使用暴力致人輕微傷以上后果的;(4)使用兇器或以兇器相威脅的。本案中,汪某的行為不符合上述司法解釋第五條規定的情形:首先,汪某盜竊的數額為157元,與我省當時規定的1000元的立案標準相差較遠,未達到接近“數額較大”的要求,因此不符合第(1)項的規定;其次,汪某抗拒抓捕的行為發生在戶內,不符合第(2)項的規定;第三,汪某實施的暴力行為較輕,沒有使用兇器,不符合第(3)、(4)項之規定,因此,汪某的行為不構成轉化型搶劫罪。 

  汪某的行為涉嫌犯罪且屬于入戶搶劫犯罪,理由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搶劫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00〕35號)》第一條規定,“入戶搶劫”是指為實施搶劫行為而進入他人生活的與外界相對隔離的住所;對于入戶盜竊,因被發現而當場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脅的行為,應當認定為入戶搶劫。由此應注意三點:一是入戶的非法性,即行為人入戶是以實施搶劫等犯罪為目的,這里可以理解為搶劫及盜竊、詐騙、搶奪等圖財型犯罪;二是犯罪動機的產生必須是入戶前已經形成;三是暴力或者暴力相威脅行為必須發生在戶內,在此種情況下,由于公民處于相對封閉的戶內,當其突然遭受侵害時,因不易與外界聯系而處于孤立無援的境地,暴力行為發生在戶內的對被害人造成的人身危險性和社會危害性比轉化型搶劫更重,因此,不應受到法發〔2005〕8號第五條第(3)項關于暴力程度的限制。本案中,汪某以實施盜竊為目的進入被害人許某家中,盜竊行為被發現后為了抗拒抓捕而當場對被害人許某使用暴力,且該暴力行為發生在被害人許某家中,應當認定為“入戶搶劫”。

  

 

  綜上所述,汪某的行為既不構成轉化型搶劫罪,也不是無罪,而是涉嫌入戶搶劫,因此,應以入戶搶劫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判決情況】 

  20131114日,平橋區人民法院作出(2013)平刑初字第53號刑事判決:被告人汪某犯搶劫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1000元。一審判決后,平橋區人民檢察院認為:被告人汪某以實施盜竊為目的進入被害人許某家中,在其盜竊行為被發現后,為了抗拒抓捕而當場對被害人使用暴力,且該暴力行為發生在被害人家中,應當認定為入戶搶劫,平橋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認定事實錯誤,導致運用法律不當,量刑明顯畸輕。據此,平橋區人民檢察院提請信陽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向信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信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后采納了平橋區人民檢察院的抗訴意見,認定汪某的行為是入戶搶劫,遂于2014522日作出終審判決:判處被告人汪某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1000元。 

  作者單位:信陽市平橋區人民檢察院。 

  

  

主辦:河南省人民檢察院 地址:鄭州市鄭汴路東段 舉報電話:12309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摘編或建立鏡像,否則視為侵權。

備案號:京ICP備10217144-1號 技術支持:正義網

凤凰彩票平台信誉么 新时时彩历史开奖信息 3d2019161期三字诀 重庆时时走势图怎么看 秒秒彩秘诀 河北彩票排列七开奖结果 12选5直组任 广东时时账号注册 时时彩重号的几率有多大 河北福利彩票排列期开奖 快乐时时是全国开奖号码